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單親媽勒斃兒女判死 律師譙「法官冷血」:不重視人命

2020年11月26日 TVBS 陳怡伶


廖蕙芳替吳女緩頰。(圖/翻攝自廖蕙芳臉書)

新北市一名30歲的吳姓單親媽媽疑似因經濟壓力,對著8歲及6歲兒女下藥迷昏並勒斃,隨後也走上絕路,最終僅有她倖存,昨(25)日遭法官認為「行徑冷血、泯滅人性無悔意」判處死刑。對此,吳女辯護律師出面袒護,並痛批法官冷血做出民粹判決,完全不重視吳女人命,「要怎麼樣表示,才是具有悔意?」

判決書指出,30歲的吳姓女子與前夫離婚後獨自撫養一雙兒女,2019年失業寄居哥哥家中,今年2月13日與同住的的哥哥及嫂嫂起口角,萌生帶著小孩一起尋短的想法,當晚入住汽車旅館企圖拿枕頭悶死,因孩子掙扎才罷手。

豈料2天後,吳女帶著事先買好的犯案工具,帶著兒女再度來到旅館,先行下藥迷昏再勒斃,並向前夫傳訊告知尋短,她16日清晨被救出送醫撿回一命,小孩被發現時已是冰冷遺體。新北地院25日審酌後認為,吳女犯後無悔意,不顧兒女哭泣、掙扎反抗,始終執意將其勒斃,殺人方式殘忍異常,行徑冷血,泯滅人性,判處死刑,全案可上訴。

對此,吳女辯護律師廖蕙芳在今(26)日臉書表示,被告吳女是名單親媽媽,兩名子女從出生時起都由她照顧,案發前二個月甚至是沒有工作,這樣生活的壓力下,使得憂鬱症在案發前半年復發,法院審理中也有精神科醫師鑑定報告為憑,且寄居哥哥家中後發現小孩教養以及生活作息差異,導致與嫂嫂不睦,不得已下只能帶小孩離家出走,最後走投無路才發生這起悲劇,「被告所遭遇到的情況,法官量刑時竟然隻字未提。」

對於法官提出的「行徑冷血、泯滅人性」的說法,廖蕙芳表示,判決書中一再提到「照顧少年及兒童,國家及社會同有責任,政府應直接幫助少年及兒童或間接協助家庭履行應盡之義務」,但被告獨自撫養7年來,國家社會制度完沒有給她幫助,被告被逼到絕境後,法官不思國家社會沒有盡到照顧孩童的責任,反而冷指被告沒有保護子女,甚至剝奪子女生命,不能寬待等嚴厲指責被告,「法官冷血,莫此為甚。」

廖蕙芳也透露,吳女被逮捕後坦白說明犯案過程,並不斷向檢察官表明「希望判我死刑,讓我去陪小孩」,但完全沒有打動法官,判決書一再認定被告沒有悔意、泯滅人性,「請問被告要怎麼樣表示,才是具有悔意?」她在文末補充,「法官輕率臆測,完全不重視被告人命,實令人慨嘆既然是這樣,法官,我們二審見。」

單親媽勒斃子女遭判死 辯護律師批法官民粹

2020/11/26 (中央社)  

吳姓單親媽媽勒斃子女案,法院一審認為吳女無悔意判死。辯護律師廖蕙芳今天發出6點聲明,強調吳女獨扛養育和生活壓力,但法官忽略其遭遇境況,判決偏頗、民粹,令人慨嘆。新北地院表示,不針對個案回應。

30歲吳姓單親女子離婚後獨自扶養6歲兒子、8歲女兒,今年2月疑因生活壓力,又和家人扞格,勒斃子女後輕生獲救,法院一審認為吳女事後毫無悔意,僅為宣洩情緒,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殺人罪判處死刑;全案仍可上訴。

對於判決結果,吳女的辯護律師廖蕙芳今天在個人臉書(Facebook)指出,吳姓女子是單親媽媽,2名子女出生後就由她一人獨自照顧至今,但離婚後工作不順遂,案發前已失業2個月,導致憂鬱症復發,除用藥證明,也有精神科醫師鑑定報告。

廖蕙芳說,儘管吳女和兄嫂同住,卻因教養和生活作息產生嫌隙,吳女不得已離家出走,最終發生憾事,「這些被告所遭遇到的情況,法官量刑時竟然隻字未提,明顯違反刑法第57條及59條規定。」

此外,廖蕙芳認為,吳女勒斃子女後輕生,就是要和子女同死之意,沒想到判決書對此完全不論,而直接認定被告「行徑冷血,泯滅人性,且被告所為僅在宣洩其心中對生活狀況之不滿情緒,在在均顯示被告行為極惡劣,泯滅人性……」完全偏頗。

廖蕙芳表示,吳女於法庭上陳述7年來獨自撫養2個小孩困境,竟被解讀為沒有反省之意、反社會人格等;7年國家社會制度完沒有給吳女幫助,直到她被逼到絕境後,法官不思國家社會沒有盡到照顧孩童的責任,反而冷指被告沒有保護子女,甚至剝奪子女生命,不能寬待等嚴厲指責。

廖蕙芳說,法官必須依法審判,刑法更須奉行「罪刑法定主義」,刑法沒有明文規定者,法官不能援引適用。更不要講,本案與坊間發生的兒虐致死情形完全不同,民粹對於兒虐致死情節,有稱現行刑法規定不足,應修法加重其刑等意見,不但與本案情形不同,更是現行刑法沒有規定的條文,但判決書竟予以援引,顯然是錯誤的民粹判決。

廖蕙芳提到,吳女案發後坦白犯案過程,也一再向檢察官表明希望盼她死刑,讓她可以去陪小孩等語,判決書中一再認定被告沒有悔意,泯滅人性等,「那請問,被告要怎麼樣表示,才是具有悔意???」

她強調,吳女從未打小孩,若非被逼到絕境,也不會想帶著小孩共赴黃泉,結果判決書竟臆測:「倘被告不與社會永久隔離,則日後重返社會,恐再度僅因細故或自身情緒管理不佳而產生壓力,即以相同手段侵害他人(特別是弱小的幼童)生命權或其他侵害之可能性極高」,所以,求其生而不可得等。

廖蕙芳說,自己翻遍全卷,沒有被告日後有再犯可能的證據,法官輕率臆測,完全不重視被告人命,實令人慨嘆,「既然是這樣,法官,我們二審見。」

犀利檢座臉書粉絲專頁則發文表示,之前說「殺人償命,天經地義」、「殺害幼童,唯一死刑」、「有病不能判死刑莫名其妙」、「殺無辜的人不用死刑嗎」,現在法官對殺了2個無辜幼童的人判死刑,結果還要被罵沒邏輯、沒經驗,到底誰的標準比較混亂?

該發文中說,法盲與媒體真的是社會亂源,沒有媒體識讀能力,不想了解法律的原理及運作方式,判決跟自己想要的不一樣,就批評法官,很可悲的是,這樣的人,佔社會上有很大一部分。
朝陽日盛晴無雲
農稼豐收彩雲天

TOP

【Yahoo論壇/呂秋遠】單親媽媽判死—願悲劇不再發生

2020年11月27日 呂秋遠

今天有兩則新聞,一則悲哀,一則悲傷。

有個男人,在臉書上發文,向網友取暖,提到他有3歲、2歲的男孩,女友懷孕,每天他都給女友400元當三人的餐費,據說每個月還要繳交2萬元貸款,但是,女友覺得委屈,於是他上網詢問網友,「跟我在一起有這麼委屈嗎?」而最後、最致命的一句話是:

「沒工作的人永遠都不知道工作的人有多累。」

一天400元養三個人?帶兩個3歲豬狗嫌的男孩?這已經匪夷所思。更何況,他的心態大概就是「我工作,我驕傲」,一個「沒工作」的女人,給你400元已經夠多,怎麼還敢挑三揀四?

沒工作?保母是不是工作?家務勞動是不是工作?照顧孩子,是世界上最辛苦、最累的工作之一,400元,別說餐費不夠,連薪資都稱不上。這是一份升遷無望、加薪不能、事務繁重的工作,怎麼會有人稱之為「沒工作」?

這是悲哀的一件事。

另一件事,是今天地方法院的判決。有個單親媽媽,殺害了自己親生的兩個孩子。根據法院新聞稿的記載,因為媽媽「離婚後求職不順,經濟壓力大,又抱怨兩個小孩為何都是她一個人顧,姊弟生病的時候、不舒服的時候,都是她一個人在顧,24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,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。因此萌生帶小孩一起死的念頭」,最後兩個孩子過世,但媽媽尋死不成,地方法院判處媽媽死刑。

在日劇《坂道上的家》裡,里沙子就是一個照顧孩子的媽媽,在先生忙於工作,不能協助太太的情況下,她每天只能過著孩子的時間、活著孩子的生活。她的時間跟著孩子走,作息不能有自己的選擇,小孩的人生,就是她「完全」的人生。完全,不是部分。先生可以在下班以後,逗弄一下孩子,等老婆做菜倒酒,孩子哭鬧就罵老婆教不好,讓他下班以後還心煩意亂,拿著遙控器、喝杯沁涼的啤酒以後,就可以嚷嚷自己累了,把尿布餵奶洗澡陪孩子睡覺,都丟給老婆,還可以「訓斥」老婆,家裡都是他賺錢,他是天,她是地,是寄生蟲、是靠他維生的。

她擔任了一個殺人案的陪審員,而她審理的案件,就是一件母親殺嬰案。

這種人生,怎麼過?

為何大家都無法理解,沒有人天生就會當母親?為何大家都無法理解,每個母親都有力不從心的時候?

在劇中,法官是這麼說的:「年輕的媽媽來照顧嬰幼兒,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搭配,就像是一個沒有人生經驗的弱女子卻要養育一頭猛獸。」小孩就是不會自動變乖巧、不會自動長大、不會自動懂事,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理解這樣的議題?

我們無法討論個案,因為我們都不是案件裡的苦主,在那件個案裡,誰都苦、誰都不該、誰都不值,可是,通案呢?媽媽的力不從心,特別是單親媽媽,誰可以看到?

願悲劇不再發生,也請記得,所有的悲劇,其實都來自於莫名的、荒謬的鬧劇。
朝陽日盛晴無雲
農稼豐收彩雲天

TOP

返回列表